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731重拘束治療院】作者:kaykaw
【731重拘束治療院】作者:kaykaw
字数:10158


             
731重拘束治疗院

  人物简介:杨岚–第六有线电视台女记者,冲天干劲令其他男性记者也自歎不如,其独家採访的新闻往往成为本周焦点。

  莎莎。史东–731重拘束治疗院女院长,提倡以严厉禁闭方式来治疗病人心理问题,据说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各位请勿误会这所731重拘束治疗院和日本侵华战争中那731魔鬼部队有任
  何关系,它的真正名字叫亚当斯另类疗养所,而它刚巧建在格兰大道第731号所

  以被好事之徒称为731重拘束治疗院而这名字亦渐渐替代了它本来的名字被人们

  广泛流传,据说这治疗院祇接受女病者而且不美不收,当中有女律师、女医生、女演员、女画家、女教师、女运动员……林林总总全是社会的专业人材。
  今天女记者杨岚几经辛苦终於获得这神秘治疗院的批准进行独家的访问,怀着兴奋心情的她在家中作出出发前的准备,略施脂粉并涂上口红,镜中的倒影是一位二十多岁的美女,乌黑的秀发配上标緻的五官,外貌极像女明星高元元的她便是这故事的女主角杨岚,而这美丽的外表为她在工作上带来不少方便。

  睡袍慢慢滑下,杨岚身上再无寸缕,望着企身镜内赤裸的自己拥有九头身的模特儿标准身高,胸前是一对竹笋形的乳房,还有纤幼的腰肢、微翘的臀部和长长的美腿,这些令无数女生梦寐以求的东西现在却集合在同一个身体之上,杨岚不禁发出会心微笑。

  旁边的床上放着几件不同款式的内衣裤,杨岚逐一试穿却没有一套令她称心,於是把心一横甚么也不穿好了,外面祇穿上一套开胸拉链辣味十足的一体式电单车车手装束,因为在她的计划中在访问之后会要求院方来一次拘束治疗作为亲身体验,既然如此不穿内衣裤也没太大问题反而来得方便。

  是时候出发了,杨岚匆匆戴上头盔往楼下的停车场取车,看见这工作狂的女记者又要出动了,附近的邻居皆默默为她打气,骑上作为代步工具的电单车,杨岚开足马力向目的地进发,半途中一团黑影向她横撞过来……

  今天天气极差,雾霾令视野灰蒙蒙一片给人诡异而且透不过气的感觉,而两位男职员早已在731重拘束治疗院的大闸前守候着,终於他们的来宾到了,杨岚驾驶电单车停在他们的面前,两人上前热情迎接:「杨岚小姐,欢迎光临731重拘束治疗院,我们是这里的治疗助理员阿黄和阿陆,院长已准备就绪接受你的採访,请随我们走吧。」

  这治疗院面积甚广,病房的数目多至几乎数不清,而一些病房之内更隐隐传出女性呻吟销魂之声,杨岚知道现在不便多问於是垂着头诈作甚么也没有听到,继续跟随阿黄和阿陆向前行。

  宽敞的院长室甚具气派,三面是放满书本的书柜一面是落地玻璃窗可清楚看到外面的大闸和花园,室内一角是一张大型办公桌,桌后是一张真皮大班椅,椅上则坐着一位穿上行政制服、面带笑容的金色短发西洋美女,她那高高鼻子和硬朗的面容轮廓令人想起当年的电影「本能」中的女星莎朗。史东,两位各具东、西方美态的美女在这里相遇将会有甚么事情发生呢?

  「你好,我是第六有线电视台女记者杨……?!」杨岚知道对方正是这里的院长莎莎。史东小姐,正想上前和她握手问好却看到不应看到的东西,莎莎院长的双手戴上闪闪发亮的重型手铐而腰部缠上铁链锁在大班椅上,究竟发生了甚么事?

  祇见莎莎院长气定神闲地说:「杨小姐,失礼了,这是拘束治疗法的一种,可以令我不能随便走动专心工作极之有效。」

  「哈!原来如此,那要多多向院长请教了。」杨岚点头笑说。「客气了,请坐请坐,让我们好好谈谈吧!」这莎莎院长看来极之好客,杨岚也不客气在旁边的真皮沙发坐下并拿出录音机准备进行採访。由於莎莎院长的身体被锁着,阿黄和阿陆便将她连人带椅推到杨岚的面前然后退过一旁等候差遣。

  经过几个由浅入深无关痛痒的问题后,杨岚终於进入正题了:「莎莎院长,请问甚么是拘束治疗法?它和一般治疗法有何不同?」

  莎莎院长知道这是杨岚必问的问题,祇见她微微一笑然后轻轻将右腿跷在左腿上,这动作是那么的自然却令阿黄和阿陆还有杨岚目瞪口呆了两秒钟,虽然祇
  是昙花一现但他们全都看到那短得可怜的裙子之下两腿之间出现了一条有毛的裂
  缝,这莎莎院长实在豪放啊!竟然在外人面前内里没有打底。

  全不在意的莎莎院长对杨岚的问题作出解说:「拘束治疗法是一种静态治疗法,通过拘束引发体内天然自疗能力从而治疗生理上或心理上的创伤,而且不会产生不良副作用。」

  「真的如此神奇?」杨岚瞪大眼睛看似不相信。

  「不如我们先看看其中两个医疗真实纪录,相信能对你加深了解。」莎莎院长按下大班椅扶手的遥控器,中间的书柜便向两旁分开露出藏在后面的大萤幕,而阿黄则将两份病者个人档案交到杨岚手里。杨岚将第一份档案打开,相片上的女子深深吸引着她的视线,样貌简直和那位歌影两栖女星杨芊华没有分别,以发乳梳得贴服的短发充满女强人本色,她的名字叫武笙箂,二十八岁,已婚并有一岁幼儿,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博士,现职国际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经理……

  大萤幕开始播出片段令杨岚无暇再把档案看下去,画面上是相中女子的脸部大特写正向着镜头说出自己的故事:「我是武笙箂,国际基金管理公司的高级经理,事情是发生在两个月前,当晚加班至凌晨,离开时却遇上电梯故障,独个儿困在里面的我失声狂叫甚至大小便失禁,捱了两个多小时才被人发现救出,自此已后每次乘搭电梯便会不能自控做出奇怪的举动而且越来越严重,由於我的办公室设在全城最高的商业大厦高层所以不可能不使用电梯,为免影响其他同事和整体工作,老闆亲自下令一星期内必须回复正常否则便会解僱,我还要供车供屋养孩子不能失去工作,莎莎院长求你帮帮忙!」

  莎莎院长按下暂停掣然后对杨岚说:「杨小姐,你认为如何?」说罢轻轻将左腿跷在右腿上,阿黄和阿陆看得差点鼻血直流。

  杨岚闭目一想说:「这是幽闭恐惧症,需要长期的心理治疗,一个星期的时间实在没可能。」

  这杨岚果然不简单,莎莎院长以讚赏目光说:「杨小姐说得没错,所以我们选择以毒攻毒的方法祗需一天的时间,经过电脑的分析和专家的意见,武笙箂小姐的终极忍受时间约为十二小时,至於过程嘛,我们现在来看看。」

  莎莎院长再次按下遥控器,画面中的武笙箂又再次出现并且还有莎莎院长的声音:「你真的甚么也愿意?包括将你完全拘束起来?」

  武笙箂点头说:「我愿意,祇要不要把我困在电梯便行了。」说罢向后退了数步令镜头可以看到她的全身,原来这武笙箂早已脱得一丝不挂。

  这是一具看似曾经生育的女体,饱满的乳房、略粗的腰肢和圆润的屁股,还有下身那保持原状的原始黑森林,散发出一股少女所无的少妇独有韵味。

  莎莎院长的声音又响起:「放心,我们是不会把你放进电梯内的,现在请随我走。」现场看来是这治疗院的范围,通过多条楼梯向下走到达地牢的一个房间,门上写上「厨房」二字,厨房之内放满各式厨具和锅炉但一个厨子也没有,等待着武笙箂的祇有挺立着的阿黄和阿陆二人,他们之间的地上放着一个半人高的不锈钢牛奶罐,牛奶是病者的健康饮品,所以牛奶罐出现在这里也非常合理,它的形状就像垂直的圆筒,接近顶部便收窄一点并在上面加上盖子,难道这便是用来拘束武笙箂的道具?

  「现在请将这个放进你的体内。」一条金属制成并打磨得光滑无比、闪闪发亮的假阳具便送到武笙箂的手上,已婚曾生育过的她怎会不知道这是甚么东西,其实家里也有好几条作为自娱的情趣道具不过都是矽胶或橡胶的制品,武笙箂也不多说话,祇见她以手指在阴唇略作按摩,然后对准洞口把假阳具直插到底,一股寒气便渗透全身令武笙箂不禁呼出一口冷气,而在外面不用心细看根本看不到那祇露出两腿间一丁点儿的假阳具尾部。

  没有出镜的莎莎院长又说:「很好,现在我们会把你放进牛奶罐内。」
  「这真的可以把我的病治好吗?」武笙箂看来还有点犹疑。

  「放心吧!一定可以,祇是一段很短的时间罢。」这便是莎莎院长的回覆。
  武笙箂轻咬下唇一下,然后鼓起勇气说:「好!来吧。」

  阿黄和阿陆便拿出手铐和脚镣给武笙箂戴上,然后让她站在牛奶罐内,身体便沿着罐口慢慢钻进去,直至胸前两个大肉球塞着罐口,阿黄和阿陆不得不从旁帮手把它们挤进去,最后武笙箂整个人便成功钻进牛奶罐之内,铁盖从上盖下并在四边加上挂锁,现在的武笙箂可以说是名符其实的人肉罐头了。

 牛奶罐上部原来钻了很多微细小孔令武笙箂可以呼吸无碍并且听到外面的声
  音,虽然如此但漆黑一片的极小空间已使她的幽闭恐惧症发作,不安感觉令她大声呼叫:「这里好黑!救命啊!放我出来啊!」

  但莎莎院长的回答是:「不行!治疗开始了便不能中途停止,而且祇要半天的时间便可以根治。」原来刚才所说的很短时间是指半天时间。困在这里一分钟也嫌多更何况要半天时间?武笙箂吓得大叫:「不要!我不医了!快放我出来啊!」
  牛奶罐开始震动看来武笙箂在里面挣扎。

  莎莎院长哈哈大笑说:「你以为还可选择吗?告诉你,传送食物的小型升降台今天全日为你服务,虽然并非载客电梯但同样有升降的感觉,现在开始好好享受吧。」

  武笙箂已进入歇斯底里的状态:「不要!不要!」牛奶罐震动得更厉害,阿黄和阿陆懒理里面的武笙箂,直接提起牛奶罐放进那专门将食物送至各楼层的小型升降台之内,然后将铁门掩上并在上面挂上「暂停服务」的纸牌。

  回说困在牛奶罐内的武笙箂就像进入了另一个寂静世界,无论怎样大哭大喊也无人理会,一时上升一时下降的升降台令她回想起当天困在电梯内的情景,但无可否认现在的处境是更加恶劣,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哭得累了的武笙箂正想进入梦乡之际,体内的假阳具感应出佩戴者没有反应时,便突然强烈震动并发出微弱电流令她一下子精神起来再次面对不知何时才会完结的悪梦,可恶的莎莎院长看来不想给武笙箂喘息的机会。

  终於拘束治疗所定的时间完了,牛奶罐的铁盖打开后祇见到里面两眼发呆已冷静下来的武笙箂喃喃自语:「我不能死!我不能死!……」

  莎莎院长看见如此状况知道今次治疗成功了:「恭喜你!武笙箂小姐在如此恶劣环境下也能安然无恙,当天困在电梯的事件其实也是小儿科罢了。」

  莎莎院长的说话如当头棒喝,武笙箂眼中发出异样神采说:「我明白了!」
  专心看着这段纪录片段的杨岚忍不了说:「这样强行拘束,不怕她事后控告你非法禁锢吗?」

  莎莎院长微微一笑说:「控告我?她要谢谢我还来不及呢!要看这次治疗结果吗?」说着时她又轻轻将右腿跷在左腿上令在旁暗中偷看的阿黄和阿陆裤子裆部撑起了一点。画面一转,一位穿着行政制服的艳丽女郎对着镜头说:「莎莎院长谢谢你,我现在已不怕电梯了,有空更当上这商业大厦的义务电梯女郎,由此结识更多有实力的新客户令我的业绩蒸蒸日上,现在我爱死电梯了。」上述女子当然便是武笙箂,好一个HAPPYENDING。莎莎院长白了阿黄和阿陆一眼令他们不敢放肆继续偷窥,然后转头对杨岚说:「其实拘束不一定用来治疗也可用在其他地方,例如捕捉灵感方面,第二个案正是好例子。」

  杨岚打开手中第二份档案,相片中是一位紮着大孖辫的美丽女子,瓜子型脸孔并戴上圆形黑框眼镜充满文艺气质,外形令人想起港产电影「迷离奇幻夜」中饰演女作家的女星陈惠琳,同样是作家不过却是在网络专门写作SM为题材的小说,她的名字叫张思燕,笔名百鬼姬……

  杨岚停止了阅读下去因为大萤幕开始播出片段,出现在画面上是五官精緻的张思燕没错,此时的她穿上捆上花边的高级娃娃套装并披上小披肩,头戴艺术家斜边帽,架上金丝圆框眼镜,双手戴上及肘的丝质长手套,脚上是一对及膝的名牌皮革长靴,好一个文坛才女的打扮。

  这位张思燕在镜头前团团转显得焦躁不安,祇见她突然将帽子掷在地上,然后用手将自己弄至披头散发作为发泄:「痛苦啊!近来像大脑便秘甚么也想不出来,」死亡迷恋的错觉「写至一半便无法继续,新脸、CZZ、KYKW等那班行家一定在耻笑我,难道我的写作生涯就此完蛋吗?喂!莎莎院长你在玩甚么?你有听我说话吗?」这张思燕的声音十分娇嗲,尽管生气骂人也非常悦耳动听。
  「对不起,因为刚好是鱼儿的喂饲时间,狗是人类陆上的好朋友,而水中人类的好朋友除了海里的海豚便是这种专吃人体死皮的亲亲鱼,想和牠们玩玩吗?」
  原来莎莎院长正聚精汇神看着面前的玻璃小鱼缸。

  「真拿你没法,怎样玩啊?」张思燕歎了口气说。莎莎院长将饲料喷在张思燕的手背上,然后将她的手掌放进鱼缸里,小如指甲毫无杀伤力的鱼群即时聚集并啄食饲料弄至张思燕咭咭大笑:「不要!不要!好痒啊!」

  看见对方展开笑颜,莎莎院长才说出以下一番说话:「我也看过那篇」死亡迷恋的错觉「,内容是一位美女魔术师的水遁故事,但如果作者没有经历过那种水中无助的感觉是难以将故事写得入木三分。」

  张思燕闭目想了一想说:「或许你说得对,你可以给我那种水中无助的感觉吗?」

  莎莎院长微微一笑说:「一切已为你准备好了。」

  镜头一转,地牢的深处放置了一个巨大的水族箱,箱内没有一千也有八百的亲亲鱼在游来游去,水族箱内的底部竖立了一支粗若手指的柱型向天喷嘴,除此以外还在四边安装了多条像触手的可活动喷嘴。

  此时的张思燕身上祇有一套印有米奇老鼠图案的胸围和三角裤,一个笨重大字型铁架由天花板的横樑吊下并横放地上,阿黄和阿陆首先给她戴上安装了感应器的软皮手套并扣上手腕位置的皮带,跟着指导张思燕像大字型般四肢大大张开躺在铁架上,然后用设在铁架上的多条透明胶带将她的身躯、双臂和两腿紧紧缚牢,铁架慢慢垂直吊起连着上面的张思燕也一并吊起来,现在的她可以说和铁架连成一体了。

  莎莎院长绕了一圈然后摇着头说:「不行!全身每吋肌肤必须和水接触才能产生真正的水中无助感觉。」於是拿出剪刀将张思燕身上仅余衣物剪成布碎。
  张思燕的赤裸娇躯在阿黄和阿陆两位异性面前已毫无保留,但莎莎院长看来还未满意,祇见她又拿出阴道扩张器插进张思燕的肉洞内再转动螺丝,像鸭嘴的扩张器头部便从中分开将肉洞撑得大大,里面蠕动着充满皱纹的血红色肌肉也清楚可见,难道莎莎院长要进行公开的妇科检查吗?

  面对如此屈辱,张思燕已羞得无地自容,红着脸低下头闭上眼睛便是她的自然反应,但莎莎院长全不理会并拍拍张思燕的肚皮说:「这么快便受不了?你们这种SM女作家不是思想开放甚么也不怕吗?」

  这一句话将张思燕的斗心重新燃烧起来,脸上充满斗志说:「尽管放马过来吧!」

  莎莎院长满意地点头,然后将一个连着喉管像潜水铜人的头盔罩着张思燕的头颅,大字型铁架被吊上半空再拉至水族箱的顶部,铁架两边边缘位置便沿着水族箱内左右坑槽慢慢垂直滑下,大字型的裸体张思燕便整个人沉进水里吓得那些亲亲鱼四周乱窜,而胯下那支喷嘴则穿过阴道扩张器伸入她的体内几乎到达子宫口。

  空气通过喉管输送至头盔内,经张思燕呼吸后再由两旁气阀排出一串串的气泡,现在的她已身处一个绝对恬静的水中世界,听到的祇有自己的呼吸声。
  阿黄和阿陆遥控着水族箱内多条机械触手,令安装在它们尖端的喷嘴各自对准张思燕的颈侧、乳头、腋窝、脐下、大腿内侧等多个女性敏感地带,一个大型电脑萤幕被搬至水族箱前,通过头盔前的圆形玻璃小窗令张思燕可以看到萤幕上的文字……「今天的演出是逃脱秀,全身已经被拘束起来将会被关进水箱之中,只要有任何一点失误,就会被淹死……今天的表演,就会变成真正的处刑秀呢!」
  那不就是「死亡迷恋的错觉」写不下去的一段?而现在她的处境的确和故事中的女主角有几分相似。

  突然其中一条机械触手在没有任何徵兆之下向着张思燕左边的乳房喷射,微量的饲料黏在乳头引得亲亲鱼抢着啄食,怪怪的痒感令头盔内的她发出惊叫当然外面的人是不会听到,张思燕开始明白水中无助的感觉了。

  没多久,机械触手再次进攻,今次的目标是右边腋窝,贪吃的亲亲鱼令张思燕哭笑不得,就是这样跟着的随机喷射使她无法预测下次的位置,害怕和期望的感觉产生了矛盾同时也产生了零碎的灵感。

  终於在张思燕潜意识中所渴求的重点攻击来了,深入体内的喷嘴射出饲料吸引亲亲鱼争先恐后由阴道扩张器和喷嘴柱之间的空隙钻进去,敏感的内部肌肉被啄食的感觉令她一下子产生超强快感,身体拚命挣扎但却是徒劳无功,直至饲料被吃光亲亲鱼才肯游出体外。

  高潮过后,张思燕的灵感像泉涌般产生,此时还不下笔更待何时?手指便像按键盘般活动起来,通过那电子感应手套,张思燕心中所想的便变成文字出现在电脑萤幕上,当然为了保持她的灵感随机喷射仍会继续直至整个故事写完,结果不需半天的时间便大功告成,张思燕更想到了下一个故事的大纲。镜头一转,跟着应该是今次治疗的结果,穿上低胸晚礼服像刚参加颁奖典礼的张思燕拿着奖牌喜上眉梢说:「莎莎院长,你令我完成」死亡迷恋的错觉「并获得今届SM网上小说大奖,真不知如何感谢你?」

  莎莎院长上前恭贺:「客气了,下一个故事还需要我们的帮忙吗?」

  张思燕脸色一沉欲言又止,究竟她有甚么难言之隐?(註:这也难怪,因为下一个故事是有关美女魔术师挑战电锯分屍刑的故事,难道为了体验要来真的把她锯成两份?)

  看来今次的访问完了,杨岚正想要求来一次亲身体验,莎莎院长像看透杨岚的心意抢先开口说:「杨小姐,有兴趣来一次亲身体验吗?」

  这不就正中杨岚的下怀吗?但总不能在人前喜形於色於是假装不经意地说:「这提议不错,但……方便吗?」

  「没关系,但我们这里并非一般的SM俱乐部而是拥有合法执照的治疗院,接受拘束治疗的必须是心理上有缺陷的病人,杨小姐,请问在你心中有甚么惧怕并需要尅服的东西?」莎莎院长边说边将左腿跷在右腿上令在旁阿黄和阿陆的眼睛又被吸引过去,没办法啦,谁不爱看美女的走光春色。

  杨岚想了一想说:「应该……没有吧。」

  莎莎院长凝望着杨岚认真问道:「不可能没有,唔……你怕壁虎吗?」这神出鬼没的东西的确令无数女生闻风丧胆。

  但杨岚却微笑摇头,因为她家中养了一条蜥蜴当作宠物,所以小小壁虎根本不放在眼内。

  莎莎院长继续问道:「你怕色狼、痴汉吗?」

  杨岚仍然微笑摇头,这也难怪,跆拳道黑带的她曾经将几个意图强暴的流氓打至送院留医,所以要害怕的应该是色狼痴汉他们。

  两个问题也被否定,莎莎院长祇好问最后一个问题:「你怕鬼魂吗?」
  这问题终於令杨岚脸色一变,在她的记者生涯中曾经遇上几宗奇怪的恐怖经历,由於无法以科学作解释,祇好相信鬼神之说从而产生潜意识恐惧的心理。
  终於找出杨岚的死穴了,莎莎院长揳而不舍继续问道:「杨小姐,你认为鬼魂是来自那里?」

  「人死了便成为鬼魂,死人埋葬在坟墓里,所以鬼魂应该来自坟墓。」杨岚的分析看似十分合理。

  「答得很好,祇要你不怕坟墓,甚至体验埋葬在坟墓里的感受,那么以后再不需惧怕鬼魂了,阿黄阿陆!给我解开身上拘束,替杨小姐准备一切,我们要出动了。」莎莎院长会怎样对付(註:正确来说是医治。)杨岚呢?

  治疗院的后方原来是一个私家墓园,虽然天还未黑但迷离的雾霾、四周的枯树和满佈的乌鸦给人荒凉、阴森的感觉,莎莎院长牵着杨岚的手来到这里,随后的是揹着铁铲和大皮袋的阿黄,再后面的是以铁链拉着人型棺材的阿陆。

  墓园的其中一角早已挖了一个深坑,这便是杨岚的坟墓吗?

  四人停在深坑旁边,莎莎院长打量四周的环境后说:「唔……风水不俗,死后葬在这里也算是一种福气,杨小姐如果没有胆量可以取消今次的治疗,不过害怕鬼魂的心理阴影将会缠绕你的一生。」这明显是激将法。

  杨岚不甘示弱说:「尽管来吧,老实说,我最害怕的是不能完成今次的採访。 」

  莎莎院长满意点头说:「放心,我们一定助你完成心愿,那么现在开始吧,杨小姐请将身上衣物脱掉。」

  杨岚早已有备而来,刚才更看过两套医疗纪录所以明白每次治疗都必须光脱脱进行,现在的情况祇得入乡随俗,胸前的拉炼被拉下,整套赛车手装束便像蟒蛇退皮般由身上滑落,像维纳斯女神般的美妙胴体便呈现在众人眼前,杨岚的美貌和武笙箂、张思燕比较可算各有千秋,但惹火身段和如雪肌肤却绝对比二女优胜令看惯裸体美女的阿黄和阿陆也不禁发出惊叹之声。

  莎莎院长不知从那里弄来两条青色玩具小蛇说:「这对小东西会在泥土下伴着你,它们由橡胶所制但会间歇性放出微弱电流令你在坟墓里不觉太沉闷。」小蛇的口一张开,蛇牙便像夹子般咬着杨岚的一对粉红色乳头不放,虽然不太痛楚但胸前吊着异物令她有一种怪怪的感觉。阿黄拿出一件东西交到杨岚手里,那竟然是一枚手榴弹,是那种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美军步兵所使用的那类型,形如松子、大如拳头而表面佈满纵横交错的坑纹,爆炸起来令金属外壳碎裂像子弹般向四周散射所以杀伤力极大,这时莎莎院长又作出讲解:「毕竟没有危险性也没有甚么趣味可言,这手榴弹经过改装,拔掉保险环十二小时后便会爆炸,不过遇着震动或压迫会否突然爆炸这个我们也不敢保证,但如果时间到了还不把你掘出来,一场地下试爆便肯定会发生,杨小姐,你认为这手榴弹放在你身上甚么地方最好玩?」
  然后视线便落在杨岚的下体。杨岚当然明白莎莎院长的暗示,手上杀人武器随时可以夺去自己的生命,但为了完成今次採访,於是毅然将保险环拔掉然后将手榴弹塞进肉洞内,虽然有点痛但最后成功塞了进去,杨岚不敢相信自己的身体竟可容纳这危险的玩意。

  莎莎院长像对眼前这位勇敢美女十分欣赏,於是点着头说:「杨小姐果然是女中豪傑,今次埋葬的方式比较特别,并非西式也不是中式而是採用阴阳式,内阴外阳,阴者柔软,阳者刚硬,首先进行阴性拘束……」话还未说完,阿黄便将带来的大皮袋张开摊在地上,原来那是一个用黑色皮革制成可以将整个人包裹起来的人形拘束袋,同一时间阿陆上前将一个中间穿洞的封口球给杨岚戴上。
  阿黄将拘束袋上下多条皮带解开再将前方的拉炼和皮绳拉开,然后带领杨岚从开口位置躺进里面,双臂分别插入缝在袋内左右的封口皮袖内,这拘束袋的尺寸像是为她订造所以非常合身而且皮革柔韧度十足,所以当阿黄将拉炼畅顺地由拘束袋的腹部拉至颈喉位置进行密封完全没有困难,跟着便是由脚踝至颈下位置以皮绳像穿鞋带般对穿起来,每穿一次也用力收紧令袋内没有多余的空间,最后皮绳以死结紧紧缚上,拘束袋上的皮带被逐一扣上后杨岚便像埃及木乃伊般被拘束不能动弹,现在唯一外露的是她两眼和口部小孔。

  「感觉不错吧?跟着便是阳性拘束,我们会把你放进这具钛合金人型棺材内再进行埋葬。」莎莎院长边说边指挥阿黄和阿陆二人合力将成了木乃伊的杨岚放进棺材内,再用里面预设的多条金属软带将她的身体紧紧固定,最后杨岚睁着眼睛看着棺材上盖慢慢放下,现在的她已完全进入了一个漆黑的世界,这便是鬼魂的世界吗?跟着便听到外面上锁的声音,这样杨岚便像屍体般密封在人型棺材之内,唯一与外界相通的便是棺材上盖在口部位置小孔,一条软胶喉穿过小孔直插至杨岚喉咙深处弄得她非常难受,而这将会是赖以生存的唯一呼吸通道。

  虽然没有了视觉,但杨岚感到整个人型棺材被抬起跟着放进坑穴之中,随之而来便是泥土掩下的声音,现在杨岚感受到被人埋葬的感觉,是一种远离尘世、与世隔绝的感觉。地面之上,最后祇有露出那小段给杨岚呼吸空气的胶喉,谁又会想到泥土之下竟活埋了一位美女,一块小小的石埤便放在这泥土之上,上面刻有「杨岚之墓1990- 201X」(註:201X,那不就是今年的年份吗?)
  莎莎院长看着眼前新墓,露出诡异的笑容说:「终於大功告成了,杨小姐可以眼闭了,是了!死人根本不需要空气。」说罢竟将那小段胶喉以泥土掩埋,这岂不要了杨岚的命?

  「院长,是时候回去了。」阿黄看看腕錶然后说,於是三人便向着治疗院方向走去,但身影却慢慢淡化最后在空气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回说人型棺材里的杨岚经历了前所未有的体验,现在的她已成为地下世界的一份子,她可以毫无困难感觉到地下水的流动,草根的生长,蚯蚓的爬动,突然胸前的电击令她清醒过来,惊觉口中胶喉再没有空气进来,但却没有窒息的感觉就像不需要呼吸一样,这究竟是甚么一回事?

  她大声呼喊但又有谁会听到?这情况祇得逆来顺受,唯一可以做的便是等,等累了便睡觉,直至下次电击把她弄醒,就是这样经过无数次之后,杨岚发觉不对劲,时间就像过了十年、一百年,这绝对超出半天的时间,为甚么还没有人救她出来?又这样经过了无数次之后,杨岚真的绝望了,现在的她一心求死,虽然不能动弹但还可以下身发力将体内手榴弹引爆,但无论如何努力手榴弹都是没有反应,这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还不知要留在这里多久令杨岚疯了。

  今天天气极佳,风和日丽正是旅游或野餐的好日子,在731重拘束治疗院的大闸前站立着三人,他们正是莎莎院长、阿黄和阿陆,但莎莎院长并不是金色短发美女而是一位鸡皮鹤发的外国老女人,而阿黄和阿陆也不是男人而是两位中年女子。

  「这杨岚小姐太不守时了,约了人家来作访问竟然迟到。」阿黄看看手上腕錶不满地说。「听说这位杨岚小姐是极之专业的记者所以一定会准时到会,中间是否出了甚么问题?」阿陆回应说。突然莎莎院长身上的手提电话响起於是拿出接听:「喂,你好……甚么!怎会这样?……那没办法……再见。」

  「院长,发生甚么事?」阿黄和阿陆同声问道。

  「是第六有线电视台打过来,他们说杨小姐发生交通意外,途中被一位醉酒司机撞死了,今次访问祇得取消。」莎莎院长歎息着说。(后记:据说人在死前一刹,脑细胞会异常活跃,可以在几秒之间回顾自己的一生,也可以在几秒之间完成自己未完成或不能完成的任务,那当然祇是在梦幻之中,而杨岚相信是属於后者一类,愿杨岚得到安息,阿门。)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shibingbo 金币 +10 感谢分享,论坛有您更精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