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无限任务】(天下一统卷之日本篇)(1.4)【作者:即墨江城】
【无限任务】(天下一统卷之日本篇)(1.4)【作者:即墨江城】
字数:30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天下一统卷之日本篇第一部第四章

  漫长的黑色总是让人觉得无聊,关容边打哈欠边跟在队伍的后面,王猛陪着他不停的说话,尽量让关容不要睡着。

  突然前方的关羽将大刀一摆,喝止了队伍,然后让一名传令兵前来找寻关容和王猛。

  关容和王猛二人来到队伍前面,关羽指着前方一条岔路问道,

  「景略先生,我们该走那条路?」

  王猛沉吟了一下,看了看四周,摇了摇头说道,「津轻为信怕是已经得知我军要进攻大浦了,原先的计划需要改变了。」

  「先生何以得知?」关羽疑惑的问道。

  「云长你看,大路那边杀气四起,必有伏兵。」王猛神神叨叨的。

  关容睁着眼睛努力看着大路四周,除了一片漆黑外啥也没看到,「莫非这杀气需要开天眼才能看到?」关容挠了挠头又问道,「那么我们就走小路吧。」
  「不,走大路。」王猛果断说道。

  关羽疑惑的问道,「先生,既然津轻为信已经在大路上设好伏兵,我们何不从小路绕过去直取大浦城呢?」

  王猛狡黠的笑了一下道,「小路难行费时,况且我们这次进攻津轻,大浦城不是主要目的,主要目的是消灭津轻为信的实力,只有消灭了津轻为信的主力,我们才能在津轻地区安稳的扎下根,到时候大浦城还不是手到擒来。」

  「话是这么说,但凭这两千猴子一样的足轻……」关容的声音越说越小,心里是一点底都没有。

  「呵呵,这时候就需要主公你压箱底的宝贝了。」王猛笑得很从容。

  「老王你是一点都没忘这些东西啊,哪有你这样算计自己主公的。」关容一边感概着,一边拿出那两百粒妖化丹。

  王猛让关羽找了两百足轻到一个角落里,然后把妖化丹给他们吃下,过了一会,妖化后的那股气势连关容都察觉到了,关容紧盯着那个角落,想看看他那妖化后的士卒。

  妖化后的士卒显然和常人完全不一样,都是两米左右的大高个,赤裸的身体上堆满了肌肉,上面青筋层层叠叠,面目也已经和常人不一样了,脸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汗毛,眼神凶恶无比,嘴角处两颗尖牙露在外面闪着寒光,就像是西方神话中的兽人一样。

  关容无意间瞥了一眼那些妖化兵的下体,靠,那根东西都快和他的手臂一般粗了,长度也快赶上他手臂的长度了,最关键的,那还是软绵绵的,真不知道如果硬起来会变成怎样的凶器。

  关容在心里感概了几句,叫出系统买了两百身战甲和武器,总不能让这群裸男直接上战场吧。不过好在战甲还挺便宜,两百套也就花了他二十愉悦点,还在关容的承受范围内。

  穿上战甲的妖化兵看起来威风凛凛,战甲是纯精钢打造,覆盖了全身每一寸的肌肤,连头盔都是全覆盖的,只露出了两个眼孔。武器都是些巨大的斧头或大刀,有些则是狼牙棒。让这些妖化兵显得异常的狰狞。

  两百妖化兵整齐的站在关容面前,然后单膝下跪,以拳捶胸,以示对关容的效忠,关容总算长出了一口气,他就怕妖化后的士卒会翻脸无情,直接把他们哥仨给宰了。

  剩下的一千八百名足轻看见这两百名妖化兵后完全呆住了,趁着他们不注意,王猛朝关羽使了个眼色,然后拉着关容走到远处。

  关容早就看见了王猛朝关羽使眼色,也知道这一千八百名足轻的下场,只是他心里却并不好受,他拉着王猛的衣服不停的问,「老王,真的需要这样吗,不能不杀人吗?」

  「主公,」王猛收敛笑容,整理衣襟后朝着关容深深的行了一礼,「我知道主公善良,但这些足轻必须死。如果他们不死,那么主公的秘密很快就会被其他人知道,到时将引来无穷无尽的麻烦,而且这些人是南部晴政的,主公欲争霸天下,日后迟早会与南部晴政为敌,现在先解决南部晴政一部分的实力,以后就会轻松一点。主公,自古以来,各个帝王的争霸之路都是由鲜血和白骨染成,主公切莫心软。」

  关容低着头,有些不忍的说道,「老王,这些大道理其实我都懂,只是……」
  「主公若是真的不忍,那日后善待他们的家属就可以了。」王猛安慰着关容。
  另一边的关羽见关容和王猛已经走远,举起手中的青龙偃月刀,然后朝着那一千八百名足轻一指,两百妖化兵举起手中的武器,悄无声息的就扑了过去。只是一会的功夫,那一千八百名足轻就已经全部倒在血泊中了,他们甚至连一声喊叫都没来得及发出。

  解决了这些足轻后,关容才和王猛一起过来,关容看着满地的鲜血以及鲜血中的断肢残骸,忍不住在路边吐了起来。

  王猛和关羽重新敲定了一下作战计划,由关羽领着妖化兵悄悄靠近津轻军的伏击地点实施突袭,王猛则陪在关容身边,轻轻的拍着关容的背。

  远处喊杀声大起,中间还夹杂着一些惨叫声,关羽带领着妖化兵发动了突袭,本来准备打个伏击战的津轻军被关羽杀了个措手不及,妖化兵们更是大开杀戒,不管敌人是否投降,战斗很快就变成了一边倒的屠杀。

  王猛陪着关容在几名妖化兵的保护下静静等待着,直到喊杀声越来越小,远处的关羽兴冲冲的奔了过来,把夹在肋下的一个人往关容面前一扔,「主公看看我抓到了谁。」

  关容看着眼前这个满脸迷茫的男人,这个男人正是津轻为信,此时他的脸上还全是迷茫的神色,显然他被关羽的这番突袭打蒙了。

  津轻为信抬头看见关容,脸上立刻出现一副狰狞的神色,跳起来就想往关容身上扑,关羽在他旁边直接就是一脚,扑通一声,津轻为信直接被踢出几米远。
  关羽又把津轻为信拎回来往地上一扔,然后一脚往他身上一踩,咔吧一声,津轻为信的肋骨瞬间就断了好几根,疼得他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嘴里哀嚎连连。
  关容看着躺在地上哀嚎的津轻为信,心中有些不忍,王猛轻叹一声,在津轻为信身边蹲下,问道,「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进攻的?」

  津轻为信丝毫不理睬王猛的问话,只是不停的在地上打着滚。

  王猛看了一眼关羽,关羽上前一步,又是一脚踩在津轻为信的手上,咔吧一声,津轻为信的指骨又断了好几根。

  俗话说十指连心,这回津轻为信甚至痛得连哀嚎的声音都发不出了,豆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滚而下,又一滴滴落到身下的泥土里。

  「我再问一遍,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来进攻的?」王猛的声音像冬天里的寒风一样。

  津轻为信打了个哆嗦,然后忍住疼用嘶哑的声音回答道,「南部信直,是南部信直派人来告诉我的,他把你们的计划全部告诉了我。」

  「哦?!那么你们之间具体是怎么交易的呢?最好把所有的细节都告诉我,还有,不要试着蒙骗我,不然你会死得很惨。」王猛笑吟吟的看着津轻为信,只是那股笑容里透出来的阴狠让津轻为信不寒而栗。

  「只要我把你们全都杀死,南部信直就会想办法让南部晴政承认我的独立,到时我就是和南部晴政一样是个大名了。」

  「嗯,是个合算的交易,只是南部信直为什么千方百计想要杀死我们呢,主公,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王猛一脸坏笑的看向关容。

  关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自己和南部信直唯一有联系的点就是石川施恩惠了,难道那王八蛋是因为娶了他姐姐才会记恨自己,不会吧,难道这家伙是个恋姐癖?!
  关容和王猛关羽这么一说,三人合计了一下,觉得只有这种可能了。王猛咂咂嘴,满脸的不可思议,关羽也是捋着胡子一脸懵逼,这小日本的确有点变态。
  关容并没有杀掉津轻为信,他简单的为津轻为信包扎了一下,看得王猛和关羽在一旁目瞪口呆,主公竟然连这个也会,真乃神人也。

  给津轻为信包扎后关容等人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反正现在津轻为信都被俘了,他的主力更是被屠杀殆尽,只要再拿下空无一人的大浦城,那么整个津轻地区就都被控制在手里了。

  「总算有一块属于自己的根据地了。」关容心中充满了无限的感概,他看向远方,那里一轮红日正喷薄而出。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