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绝对顺从的女人】(01)【作者:情殇】
【绝对顺从的女人】(01)【作者:情殇】
字数:30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如果有一种药,能让人对你绝对顺从,你会如何释放你的阴暗面?

  「她的手术费由我付,你们安排手术吧。」

  眼前的漂亮女孩正昏迷躺在病床上,她是我最好的兄弟浩扬的亲妹妹——梦瑜。一场车祸,无情地把她的父母、哥哥和未来嫂子的生命夺去。她虽然在车祸中倖存下来,却脑部受创,陷入昏迷,情况危殆,需要马上做手术。可是,她已经没有任何亲人。这个世界很现实,虽然扣除社保后,员工家属的手术费不是很贵,但要是没有人站出来为她支付手术费,医院是不会安排手术的。

  我和浩扬在大学时代是室友,亲如兄弟,三年前毕业进入这家本地区最好的医院,在康复科当医生。虽然浩扬长得很一般,并不受女生们青睐,但是很用心工作和做医学研究,因此我也对他有几分佩服。

  两年前,我和婉柔一见锺情。婉柔是名小学教师,人如其名,温婉柔情,端庄嫺静。婉柔有一头及腰的长直发,标准的鹅蛋脸,常常挂着治癒系的笑容,身体比较丰腴,前凸后翘,腰间却没有多少赘肉。婉柔身材高挑,穿上高跟鞋后几乎和我等高,比浩扬还高了半个脑袋。周围的人都很羡慕我,有如此气质和美貌兼备的女友,我当然是感到无比的自豪。

  但是,三个月前,因为一件小事,我和婉柔发生争吵,婉柔一怒之下跑到隔壁浩扬的住处。我和浩扬住在医院宿舍,都是单人公寓,在宿舍楼顶楼走廊尽头紧挨着。浩扬对婉柔好生安慰后,走来我这边让我送婉柔回去。但是还在气头上的我拒绝了浩扬的提议,一头闷在被窝里。深夜,我听到隔壁的开门声和婉柔高跟鞋的声音,也许浩扬代替我送婉柔回去。

  我埋首工作,不去想婉柔,但心里难免还挂念着她。我和她足足冷战了三天,第三天下班回宿舍时,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我房间的门外。婉柔听到我的脚步声,把脸转了过来,我看出来她有点憔悴,眼袋很大,可能休息不好,也可能是哭肿了眼。我此刻怜爱之心泛起,打算停止冷战,与婉柔和好。

  但是,婉柔却先开口。

  「我们分手吧。」

  我非常吃惊,只不过为一件小事吵架,至於吗?

  「为什么?」

  「我……答应了和别人在一起了……」

  听到这个回答,我目瞪口呆。此时浩扬从我身后走来,看见了我俩,便匆匆地牵起婉柔的手,走进自己的房间,一路上都不敢看我一下,只留下了一句「兄弟,对不起了」。

  我不知道呆站在门口多久,我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朋友妻不可欺,浩扬竟然对我横刀夺爱!而且,其貌不扬的浩扬,又凭什么在短短三天内,抢走姿色出众的婉柔?

  接下来的很长时间,我都无法接受婉柔离开我投入浩扬怀抱的事实。但是每个晚上,从隔壁传来的时而悠长时而急促的呻吟声,却无时无刻地提醒着我这个事实——一墙之隔,我心爱的女人,正在和我最信任的兄弟,激烈地交媾。
  在我印象里,婉柔是个端庄保守的人民教师,所以我一直以礼相待,虽然她不是处女,但是阴道紧窄,可以看出性经验并不丰富,在床上也是任由我主导,我也生怕把她弄疼,每次做爱都很温柔。婉柔每周只有周末过来与我欢爱,过程也都尽量压低声线,抿嘴承欢。而现在的婉柔,完全颠覆了我的印象。她在隔壁夜夜笙歌,情到浓时放开声线大声浪叫。从她的声音中,我感觉到一股骨子里的淫荡。偶尔传来的傢俱碰撞声,也显示他们的战场并不局限於床上。

  也许,这才是婉柔原本的面目,这才是婉柔选择浩扬的原因。

  虽然婉柔和浩扬背叛了我,但是,梦瑜毕竟是个无辜的女孩,她现在举目无亲,我不能见死不救吧。

  手术很成功,但是,梦瑜脑部一个关键区域受损,即使醒过来了,却一直处於癡呆状态。我把她转移到康复科病房,由我亲自医治。但我知道能够唤起她意识的机会不大,我对她的病情实在束手无策。

  我拿到浩扬房间的钥匙,帮浩扬收拾遗物。浩扬毕竟是我多年来情同手足的兄弟,我并没有太过怨恨他的横刀夺爱,在出事前的一个月,便与浩扬和解。虽然,每次见到婉柔,心里都有根刺。但是,只要她找到真爱,我这个前任难道不该祝福她吗。

  我来到浩扬的房间,实际上,在婉柔和浩扬好上之后,我才第二次来到这里。收拾东西的时候,我在衣柜里,看到很多性用品,有情趣内衣、手铐、跳蛋、假阳具、口塞、麻绳……

  我看着床铺,看着沙发,看着书桌,看着浴室,我知道,这些都是他们交锋过的战场。我幻想着又矮又挫的浩扬,和高挑美丽的婉柔,用着各种姿势,各种器具,挥洒着汗水。这一美一丑的反差,反而让场面更加显得血脉喷张,不堪入目。

  我拍一下脑门,让自己回到现实。我把浩扬的私人物件打包好,除了证件外,大多数东西都将要被遗弃。当我收拾书桌抽屉时,我发现一本笔记本,出於好奇心,我打开了笔记本。

  里面记载的,是浩扬的一些医学研究,里面刚好有提到梦瑜现在的病情的医治方法——通过特定的药物,加上催眠治疗,可以唤醒病人的神智。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治疗方法,甚至没经过临床检验。不过,从浩扬的用词看出,他对这个方法信心满满。

  药物虽然複杂,但对於我来说,并不难配,催眠方面我也有基础,完全可以实施这个治疗方法。我心里犹豫,是否要在梦瑜身上试验呢。

  我继续翻看笔记本,浩扬提到,施行此医疗方案,除了能唤醒人的知觉,还会让病人,对催眠师绝对的服从,这种服从是毕生的,但是对其他人的情感,却不受影响。

  读到这里,我似乎想到了,为何婉柔忽然与我分手而投入浩扬的怀抱。浩扬一定是把药物偷偷混入水中给婉柔服用,并对婉柔施以催眠,让她听命於自己。
  而浩扬的命令,就是让婉柔离开我,成为他的女人。

  难怪浩扬笔记里的用词如此自信,原来婉柔就是一个成功的案例,虽然治疗的效果未知,但是其他作用却和笔记记述的「后遗症」相符。

  根据笔记所说,婉柔其实并未对我变心,她一直都还爱着我,但是,「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她与我分手后,每次与我相见,看到我心痛的样子,也都流露出怜爱的眼神。我以前以为这是她对我的可怜和歉意,现在想来,更像是留恋和爱怜。

  想到这里,我胸口一阵苦闷,跌坐在地上。我仿佛看到心爱的婉柔,在我面前被我最好的兄弟浩扬操弄,而我却无能为力。婉柔一边承受着浩扬下身的冲击,一边向我说「对不起,你原谅我吧,你忘记我吧」,但是话语之间,却夹杂着身体传来的快感所激发出来的呻吟声。作为「主人」,浩扬一定是要求了婉柔要在做爱时表现得很开放,即使婉柔心里很矜持,但服从主人的命令,是绝对的。
  婉柔的脸带着痛苦的表情,但身体却主动迎合着浩扬……

  然而,婉柔,还有浩扬,已经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我回过神来,梦瑜还等待着我的救治。我不清楚她亲生哥哥发明的这种方法,能不能拯救她,但是现在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可是,今天发现的一切,让我感到浩扬对我极大的伤害,而梦瑜是他的亲妹妹,我怎么可以去救仇敌的亲妹妹。但马上,我就反驳了我刚才的念头。毕竟医者父母心,我不可以见死不救。况且伤害我的是浩扬,和他妹妹无关。虽然我之前和梦瑜只有一面之缘,但我印象中,隐约感觉到梦瑜是个善良的姑娘,她理应得到救治。

  我只是收拾好房间,并没有丢掉任何东西,因为我急於去救治梦瑜。我拿着笔记本,去药房配药……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